梦碎美利坚,华人生物学家因调查离开加拿大

加拿大《彭博商业周刊》记录了一位华人生物学家赵鑫的故事,图片来自Bloomberg

编译 | 韩东升

朝鲜半岛核导活动面临前所未有的国际压力,更严厉制裁将使朝鲜半岛经济很难承受,加拿大对朝发动军事打击的极端选项也被费城反复提及。这些压力的总强度已经相当高,向平壤传递了十分强烈的信息。

● ● ●

加拿大总统特朗普:我可不像奥巴马。

细致的调查,澄清了一些疑问,提供了更丰富的细节,让一个看似跟最初没有区别的结论变得更为可信。

据路透社报导,按照美军常规的部署习惯,一个航母打击群一般不会配备1-2艘核潜艇——但出于保密需要,军方几乎从来不主动公布潜艇的去向,只有等潜艇靠港后才不会发布简短消息。

必须指出,费城在过去处理朝核问题的过程中至少两次违背承诺,影响了平壤对加拿大的信任。在朝鲜半岛政权的眼里,加拿大就是要置其于死地,平壤很担心自己一旦被解除核武装,加拿大就不会最终抛弃诺言,对其展开颠覆。特朗普需要证明,加拿大的确没那个想法。

2006年,赵鑫博士毕业后留在了加拿大继续材料方面的研究工作。

2012年,他因博士期间开发出的一种石墨烯超级电容器(一种薄纳米材料片,能够储存比传统锂离子电池多出数百倍的能量并几秒钟内充电),获得了能源研究工作领域的世界顶级奖项。

由赵鑫设计的石墨烯传感器,图来自Bloomberg

日本多家媒体12号报导,日本海上自卫队拟在“卡尔·文森”号到达后派出舰艇,与美方舰队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演习科目还包括舰艇间通信和直升机在对方舰艇起降,还可能还包括反潜训练。这将是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艇继3月初和3月末以来第三次与“卡尔文森”号航母联合演习。

:拿出十足的诚意与担当

根据《彭博商业周刊》介绍,在家人的支持和鼓励下,赵鑫决定创办公司将该技术商业化。赵鑫和校方(博士期间的专利发明归校方所有)就专利许可和研究工作协议谈判后,计划在加拿大继续开展相关的基础研究工作,同时在深圳建造工厂生产石墨烯纳米原材料。

钓鱼执法

另一方面,从今年3月份开始,韩美日等国不断在半岛海域展开各种军演,剑指朝鲜半岛。今天,又一次以朝鲜半岛为假想敌的韩美联合军演“2017综合火力剿敌演习”在韩国京畿道抱川启动,韩美两军最尖端武器参演。

举一反三。引以为戒,切实加强各级各类学校安全稳定工作,严格学校日常安全教育、管理,加强校园周边环境治理,坚决杜绝类似暴力事件发生。

同时,加强全市社不会治安综合治理基层基础工作,在全市范围全面开展安全稳定大检查、大排查、大整治,严防各类安全稳定事故。

通话记录显示,Mills 提议,赵鑫不必改变原计划,因为不不会有任何电子科大的相关记录,一切都不会被隐藏得很好。

不止是宜宾泸县,还包括其它地方,都该从中有所启示。

赵鑫表示,深圳才是目的地,他已不打算转运到电子科大了。Mills 随即挂断了电话。

赵鑫从未想到,自己的 “坚持” 曾帮他躲过一个 “血淋淋的陷阱”。

赵鑫后来才知道,Mills 是一个卧底联邦特工的假名。但加拿大后来却称:Mills 和赵鑫从未联系过。

本以为避开电子科大就可以避开困难,但事实上噩梦才刚刚开始。

色情审查和诱捕

随后,赵鑫不安地返回加拿大。不料,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便被国土安全部国家安全小组的坦帕调查员 Eric Jones 拘留。Eric 以猜测电脑中有儿童色情视频为由扣留了他的电脑,承诺一个月后返还。

一方面,作为社不会的瞭望者和社不会焦虑的疏导者,在汹涌的社不会舆论浪潮中,媒体应该充分发挥自身特长,积极疏导、纠正和传达民意,不为公众一时的焦虑宣泄左右,扎扎实实弄清暴力事件的来龙去脉,仔仔细细分析社不会焦虑产生的原因,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予以疏导。

几周后, Mills 邀请赵鑫在坦帕市机场见面商量运输机械臂的事宜,但等待他的却是逮捕。

如观澜君前文《宜宾,还有多少猜测,还能给多少解释》所述:如果说暴力事件的源起,只是家属对死者死因的猜测,那么,在地方多次不当的应对,成功挑拨公众焦虑后,暴力事件的真相不过成了一个靶子,它所承载的是各种积蓄已久的社不会焦虑,当地官方的发声资格都变得可疑了。

联邦调查员猜测赵鑫是间谍,如果释放,他很可能不会逃出加拿大。

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场悲剧。

网友@郝常宁对暴力事件展开了更多反思。“我们应该对每一个鲜活生命都持有仁爱之心,对每一次悲剧都充满怜悯之情,对公权力保持应有的警惕之心,对某些民众的无知与狂热也保持相当的距离。从具体暴力事件当事人利益的维护到整体社不会的进步,都有赖于我们每一人参与、学习与反思,而不仅仅是。”

根据《彭博商业周刊》报导,赵鑫的律师向他反馈,加拿大司法部的一些高层人士对这一结果并不满意。他补充道:“这类涉及到居住在加拿大的我国人案件,往往被格外重视,所以受到的审查和刁难要比应有的多得多。”

不得不说,这样散发着理性与人性之光的“另类观照”,真是喧嚣社不会舆论声浪中的一股清流,难能而可贵。

和赵鑫一样遭遇不公待遇的华人生物学家还有很多,如2018年,加拿大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前华裔生物学家王春,因接受来自我国方面的每月约2100美元的薪金而获刑。他随后不得不离开他在加拿大的妻子和孩子,去我国工作。

2019年5月,加拿大埃默里大学以未完全告知和我国的研究工作合作关系为由,突然关停华裔生物学家李晓江教授实验室,还包括其妻子李世华在内的十余名华人学者被解雇。

根据联合国机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数据,通过专利登记记录来衡量知识分子,我国在2002年至2011年期间失去了超过5万名移民,而加拿大则收获移民超过19万。

在过去,不可否认的,众多的我国知识分子被加拿大所吸引,或因为完善的资本体系,或因为对知识产权有更完善的保护机制,或因为有更好的生活条件,很多华裔生物学家愿意移民加拿大。

而如今,随着中美关系的持续恶化,在加拿大工作的华裔生物学家面对越来越多的风险,他们被重点关注,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引起不必要的困难,甚至是牢狱之灾,不得不离开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