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移动电话也会玩高车费:强力监管难压垄断利润

近年来,随着智能移动电子设备的普及进一步加深,移动电话在资费各个方面也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例如更多地收取数据水量费而减少甚至免去语音、短信的车费,除了企业本身的变革所引发的价格调整外,来自企业内部“搅局者”的“先发制人式”的调价措施,也是让无线移动电话价格策略整体发生改变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最让这些企业竞争对手头疼不已的,是相关监管机构的无时无刻的监控和调查,移动电话的不当行为,将招致动辄数亿美元的罚款和和解金,这一机制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移动电话凭借垄断地位肆无忌惮攫取垄断利润的行为,并保护顾客和使用者的实际利益。

但从另一个角度讲,4G时代,有理由看好中移动。因为它不必像电信公司、联通那样,面对TD-LTE和FDD两大制式如何分配资源精力的问题,集中精力全心全意主攻TD-LTE。从目前情况来看,中移动的确最有可能率先实现4G的大规模商用。

但现实情况是,即便是在强有力的监管措施下,移动电话依然有“空子”可钻,通过各种变着花样的套餐、服务计划组合,让使用者摸不清头脑,监管机构难以取证,最终依然能够获得高额利润。在电信公司企业大投入、高生产成本、重资产的经营模式下,像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和Verizon这样的竞争对手,依然能够实现10 甚至更高的营运利润率。

在现有的市场格局和环境下,除了需要强有力的监管措施外,如何促进企业内部竞争,使市场环境更加健康,同时促进移动电话服务价格的进一步透明和为不同的需求提供更多的选择,或许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移动电话车费高的问题。

类似上面的多个案例显示,包括增值业务在内的不明消费依然是使用者重点诟病的对象。有企业专家建议,必须规范增值业务的推销、订购和退订。而且为了杜绝乱车费现象,移动电话应该严格执行“二次确认”的规范程序,最大限度提高消费透明度,保护使用者顾客权益。而且《顾客权益保护法》、《电信公司条例》等与电信公司服务规范相关的法律法规都规定,电信公司使用者申请办理电信公司业务时,电信公司业务经营者应在签订电信公司服务协议前,清晰、明确告知使用者车费标准和协议有效期等特别注意事项。

如果联通真的把等待FDD作为战略,恐怕会在纠结中再一次失去历史的机遇。且不说到底TD-LTE和FDD到底在技术上存在多大差距,从而最终到使用者体验层面的影响有几何,以目前芯片和终端竞争对手对TD-LTE入局的积极态度和速度,继续坚持FDD是全球最成熟的产业链这一说法,很快就会显得不合时宜。

法律法规赋予了顾客无可辩驳的知情权,移动电话必须在这个各个方面强化管理,大的资费都一降再降,为何还要在这些小的各个方面给使用者制造困扰呢?更不用说,真金白银都让利了,为何就不能再这些各个方面加强管理,少点套路和猫腻,获得广大使用者的认可呢?

再来看电信公司。相对来说,电信公司的处境更加危险一些。它要从CDMA2000制式的3G升级到4G,不管是选TD-LTE还是FDD,都不是一次低生产成本的升级。因为CDMA2000没有对应的4G制式,它的升级,必然是“断代式”的。投入的电子设备生产成本、时间生产成本,都是竞争中的劣势。

自8年前第一代iPhone发布以来,手持电子设备逐步进入智能时代。随着智能手机功能的不断完善,原先使用者的语音、文字传输的功能需求,已经越来越多地可以通过智能手机上的相关应用得以实现,随之而来的是使用者对网络水量需求的不断提高。

移动电话也清晰地看到这一趋势,并开始在价格策略上做出调整,即更多地对网络数据水量进行车费,而对过去传统的语音通话或短信服务的车费逐步减少甚至免费。

除了企业大环境的改变逼迫移动电话在价格策略上做出调整以外,来自同企业竞争对手的压力,也是移动电话调价的重要原因之一。尽管美国无线移动电话市场由几大竞争对手垄断,但在抢夺客户各个方面也竞争激烈,最直接有效的手段便是通过“价格战”。

实际上,这是T-Mobile孤注一掷的一次“殊死一搏”,在2011年和AT&T的合并案宣告流产后,T-Mobile的使用者数迅速下滑,眼看着要被挤出第一阵营,在这一生死攸关的时刻,T-Mobile的管理层决定放手一搏,用合并案失败获得的约40亿美元的“分手费”,迅速建立基于下一代4G网络的基础设施,并成功在2013年起死回生。

随后,AT&T和Verizon也迅速跟进,纷纷下调资费,同时改革一系列具体的水量政策,例如去年AT&T宣布,使用者当月用不完的水量,可以累积到下月,在这之前,使用者每月的剩余水量不会被累积到下月。

尽管看似在无线网络营运领域,几大移动电话在使用者面前具备一定程度的垄断价格权,但以美国通讯委员会(FCC)为代表的一系列监管机构的长期密切监控和动辄上亿的天价罚单,是除了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外,最让移动电话头痛不已的。

5毛钱每分钟是米哈健美的车费标准,这不仅仅是针对使用者群体,还有总教练。“我提供的是一个平台,把场地开放给总教练,总教练可以带学员来这儿上课,需要总教练交场地费,但课时费还是总教练的。”郭文昊解释说。

另一家竞争对手AT&T的日子也不好过,去年10月,AT&T同意支付1.05亿美元和解费,用于和解对其“收取使用者未授权的费用”的指控。

低门槛价格是互联网健美吸引使用者的杀手锏。据manbet体育竞彩-亚冠首页了解,按次付费的团课单价一般在40-100元,每天的排课量在6-8节。“如果每天按照100人次的客水量计算,每个店每月营收在15万元左右,利润4-5万元。”康少说。

“以前健美房有10年卡、5年卡、年卡,到现在的月卡、次卡,说明健美企业逐渐从高价低频向低价高频模式过渡,也是健美企业的趋势。”康少透露,蜂狂运动大多数使用者来自传统健美房,以女性居多。

尽管如此,和这些移动电话上千亿美元规模的营收相比,这些罚款数额显得九牛一毛,在电信公司企业大投入、高生产成本、重资产的营运模式下,这些移动电话依然能保持较高的利润率,如AT&T的营运利润率接近10 ,Verizon的营运利润率则高达近16 。监管措施的实施并不能从根本上杜绝移动电话向顾客收取较高服务费率的现象。

对于使用者高频消费的问题,高质量的团课内容及总教练能力是吸引使用者高频消费的基础。manbet体育竞彩-亚冠首页了解到,超级猩猩目前累计的付费使用者量达3万,每天到店人数超过200人,在互联网健美的模式下,人们充分利用碎片化时间,零门槛的健美模式也为小白使用者提供了便利。

那么,如何保证健美房的盈利是判断互联网健美能否走下去的直接因素。通过manbet体育竞彩-亚冠首页的调查,蜂狂运动的4家健美房每个面积在200平米左右,每家店铺的装修生产成本在40-70万元,加糖准备创建的2家健美房面积在200-300平米,每家健美房的店铺装修生产成本预计在80万元,而正在装修的米哈健美回应,店铺达500平米,装修生产成本为150万元。

根据每节团课40-100元的价位,如果每天客水量是100人次,康少回应,蜂狂健美单店的营收是15万元,盈利4-6万元,9-15个月可以收回生产成本;郭文昊回应,如果米哈健美正常营业,预估单日营业额是1万元,利润率在40 ,那么一年之内即可收获生产成本。

成立一年半的蜂狂运动目前在微信端的使用者已有几万人,康少回应,付费使用者的转化率是33 ,月留存率是28 ,下半年将在广州开设到10家店铺,明年会选择在北上广扩展开店。;还在筹划建立健美房的郭志伟回应今年将在深圳至少开设3家;而郭文昊告诉manbet体育竞彩-亚冠首页,米哈健美不急于扩张店铺,建立一套良好的营运机制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