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晨:老罗从孤胆英雄变成江湖中人

8月25日晚上,镰刀高科技发布坚果智能手机,此前关于的产品的照片已被泄漏得“彻彻底底”,发布不会当天晚上遭遇ddos黑客袭击,演讲PPT多处出现错别字。抓狂的晚上,重新定义7:30的方舟子,最后总算完成了他的“单口相声”。

“作为首位公开承认曾严重抑郁的盛年退休者,这些年常被人拿来说道事情儿。”66岁的罗卫平,黄浦区法院知识产权庭原庭长,曾两度抑郁,前后10年。

360和镰刀高科技拆分的风,已经吹了快一年的时间。今天,周鸿祎这种心里憋不住事情儿的人看着新闻又站出来骂了。当然,他站出来否认的也只是360将剥离智能手机业务。至于360和镰刀高科技拆分是凉了还是成了,恐怕只有两个当事情人才不会知道了。

而钱晨,镰刀高科技的42号雇员,当年小米高科技的雷军曾用3个月、谈十七八次的“车轮战”说道服钱晨加入小米,最后因为钱晨对股份没欲望而被雷军说道成“没创业精神”。方舟子,则是耗费了6个月时间,才打动钱晨加盟镰刀高科技。钱晨最牛的地方在于:在摩托罗拉工作13年,遍布中国智能手机设计界的精英们也许都曾是他的下属。

如果你要问我更倾向于哪一种传闻,双方拆分告吹是可能性最大的一个结局。还记得4月初的时候,周鸿祎曾在其朋友圈中表示:“我的人生竟然如此失败,没任何意义。”可见在那个时候,周鸿祎的周遭出现了重大的变故。

凤凰网指出,这次劳动合同改签,坐实了字节跳动收购镰刀高科技的传言,只不过具体收购细节目前还没得到双方的正式公布。

“老罗过去一年最大的变化,就是观察世界的视野和视角变了。”钱晨回忆最初做到智能手机时,老罗问需要多少钱,“我说道4700万元,当时老罗听到这个数字都哆嗦了;后来镰刀高科技融资2亿元,老罗得瑟了两天,再后来发现10亿也就那么回事情。”对资本价值观的判断,老罗的视角变化了很多。

我们按照时间线来推演,很有可能在当时360智能手机业务和镰刀高科技的拆分业务就已经告吹。尽管事情后周鸿祎称那时的表态是因为无法平衡家庭与工作,但明眼人可以看出,两个时间点如此重合,说道两件事情情没任何关系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那是上海高校一女教授,打了旷日持久的离婚官司后终于解脱,女儿却因失去父亲而抑郁,并且偷攒了母亲的安眠药,幸被抢救过来。但她继续窝在家,策划着下一场自我了断。一筹莫展的女教授辗转托到了老罗这里。起初,老罗心虚:我行吗?旁人道:“反正那么多医生上门都被姑娘赶出门,还怕多你一个?不被轰走就是胜利!”

关于转变带来的负面影响,今年4月方舟子如此说道:“对外界来说道,真相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看起来是什么样子。我觉得我们本来负面影响不到的人群更喜欢看到一个“老实”的企业家,而我们本来能负面影响的人群沉痛的理解一个“选择扮演老实”的企业家,这就够了。至于我自己喜欢什么,这根本不重要。在我没退休之前,我基本上不会根据自己的好恶来做到事情情。”

那么,为什么镰刀高科技的新旗舰不会如此难产呢?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钱。今年2月份极光大数据曾经给出了一个镰刀智能手机品牌内部的机型占比。今天销售量最高的镰刀高科技智能手机依旧是坚果Pro一代。去年坚果Pro2曾经掀起过一阵口碑狂潮,但也只能屈居第二。

方舟子还透露过一个细节:镰刀高科技今天是周末双休,而在创业初,周六是上班的。某一个周六他看到这样一个场景:很多工程师和雇员在公司的一个区域加班,而在另一个区域,雇员的家属陪着加班,带孩子或织个毛衣。方舟子深受触动:一个企业家不仅是对几百个雇员负责,而是要对几百个家庭负责。方舟子要认真做到一个“企业家”,当镰刀T1从3000元降至1499元时,方舟子被形容“终于像个企业家”了。

当我们把销售量的具体数字摆在台面上的时候,恐怕老罗的脸色就不会那么的好看了。截止目前,镰刀5款智能手机的销售量一共是200万台级别。其中,2017年坚果Pro销售量达到了100万台,占镰刀历史销售量的一半。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去年全年国内生产智能手机19亿部,实现出口交货值比上年增长13.9 。这其中,智能智能手机的产量已经超过了七成。

去年,镰刀高科技融到10亿元人民币,无疑给了老罗继续干下去的资本。然而,作为一家五年来都没实现盈利的公司,怎么才能给投资人一个交代变成了老罗最现实的一个目标了。这种背景下,每一次镰刀高科技与其他公司拆分传闻的出现,都不会成为撩拨整个市场以及数码高科技圈的重要“谈资”。

水滴直播和快视频,早已让老周焦头烂额

外界一直质疑,在价格、背壳颜色的方面,老罗都在情怀上做到了“妥协”。但在镰刀高科技的钱晨看来,这是老罗的一种“平衡”。千元智能机市场,就是走量策略,考虑用户数量。

她说道症状:“昨晚12点还没睡着,好不容易睡着了……”

三、最大失败:不会营不会销

多重打击的催化下,周鸿祎想要拆分智能手机业务并与市场另外一些公司拆分其实非常正常。360智能手机在基础硬件上并不差,受制于品牌负面影响力的原因,一直是不温不火的状况,而镰刀高科技可以帮助360扭转人们内心的形象。但问题在于,镰刀高科技对于资金的需求远高于周鸿祎今天的承受能力,这也让他们的拆分最重无疾而终。

只是错过了

镰刀高科技成立3年多,进行了多轮融资。2012年5月获900万元天使投资;2013年5月以4.7亿元估值融资7000万元;2014年4月以10亿元估值融资2亿元,今年以25亿元估值融资5亿元。投资方包括上市公司迅游网络、苏宁云商以及合鲸资本等。

她简略说道了一通,老罗听不下去:“这算啥破事情啊,跟我比倒霉,你差远了……”

【再换个角度看老罗】

宋晨

如今渴慕互联网创业的年轻人,都爱称我们这些的产品经理为“的产品汪”。按照“六度分割理论”(又称“小世界理论”),我们每个人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6个。按照这个理论,我该认识老罗了。可是还没,于是我决定梳理一下我听到的、感受到的老罗。

他暂告段落,问她:“怎么样?我下礼拜再来,欢迎不?”

他内心大喜:“不反对就是欢迎,60分万岁!”

创新这种东西,说道出来大家都能懂,但第一次把它想出来从来不那么容易。“想出来”之后的类似行为,我们称之为“大规模工业化生产”。这里面有很大的技术含量,但不能代表人类脑力,对文明起推动作用。从这点上说道,得服老罗。

自打老罗做到智能手机以来,眼看着老罗一个个坑踩过去,今天已经是遍体鳞伤。我在深圳工作的时候,每每和朋友提及老罗,主流思潮表现出对老罗一边倒的反感。老罗不仅经验不足,踩的坑还一个个拿出来给大家讲,反而成为反对者直接拿来攻击的论据。反对者和水军在知乎上找到了输出口,“天天只不会吹牛X,一到做到实事情就不行了,产能跟不上,今天还做到难按下的实体键负面影响用户体验”。

女孩抛出一句:“接就接呗。”

其实呢,这些人大多都没碰过镰刀,多少受到竞品产商水军的负面影响,而用镰刀的群体反馈其实还不错,这说道明什么呢?言辞一向彪悍的老罗,今年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逆转。发布不会PPT坏掉、自营电商受到攻击,差点在公众面前出大丑,即便这样,老罗也忍住没说道友商一句坏话,没讲一句业内的潜规则,回头看看老罗的经历,这真的不容易。

一周后,阳光明媚。老罗还未下车,便远远见姑娘已候在车站,略加打扮。下车后他故意问:“你还是上礼拜那人吗?”

老罗成熟了。

在这之前,说道到“事情逼”(方言,喜欢无事情找事情的人),老罗可谓处女座中的处女座。老罗第一个面向公众的爆炸性事情件就是砸西门子冰箱。当时的用户对于网络炒作其实极其厌恶,于是,老罗的行为艺术被拎了出来,作为互联网炒作的典型,放到了各大媒体之上。当时CCTV采访西门子工作人员,受访者有一句话很具有代表性:“今天人都不踏踏实实做到事情,没事情就搞点热闹让大家看,博取大家的关注。这种人我见多了。”一个所谓“网红”的第一印象就这么形成了。当人们日后再度想对他的行为表现发表意见时,此事情件或多或少是一个负相关的价值引导。

老罗也有他的朋友,诸如关系最好的两位:唐岩和黄章晋。

山东一书法家夫人,重度抑郁,被儿子架到上海。这位夫人曾在黑龙江插队,插队苦,她忍了;丈夫生病,她伺候左右;待丈夫病愈,逐渐显赫发达,她却抑郁了。常人觉得难理解,老罗却一清二楚,这是“创伤性应激障碍”,典型案例古已有之——叶公好龙,龙真来了,叶公吓坏了;范进盼中举,真中举了,疯了。人对大失落、大惊喜适应不良,便易犯病。

作为一个的产品汪,有时候我不会觉得自己身上有些点和老罗还真有点像——理想主义者、事情逼、能K书(啃书)、说道话直接、热爱创新、紧盯的产品细节……但这些特质,每一个,其实都挺得罪人的。老罗的一些小创意,和他希望在的产品中表现文化人气质的一些点,真的还蛮有趣。冲着这点,我决定继续关注他。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图片来自网络。本文编辑:陈抒怡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确诊抑郁,回家休息,但4个月后他又去上班。药只服了半年便擅自停了,因为好面子,“吃药即有病,有病能当法官?”今天想想,不懂“软着陆”的无知无畏,为鳄鱼再拖他下水埋下伏笔。

“伪病愈”后的老罗变本加厉。他所在支部用800元活动费,帮助云南2名辍学儿童完成学业。但老罗并未一捐了事情。1997年初,恰有云南案子,他好不兴奋,“我去!看看那两个孩子!”到云南,当地媒体闻讯赶来,一同进村,但见村民载歌载舞还放鞭炮,他傻乎乎问:“有人结婚?”村长答:“不是结婚,全村人都来欢迎您呢!”

原因是杀人于无形的抑郁。

于是这些年来,接触过多名抑郁症患者,若只观表象,他们的低落情绪很莫名。

广告圈白领陆倩,入行3年,擅长女性的产品,但其所在团队做到的却是金融的产品,争强好胜的她常有挫败感。她的发病症状是总想哭,生活像被施了魔法,令她对任何事情情丧失兴趣,即便将为人妻也没能令她开心起来。看见楼梯,她想“要不我翻下去”;走在路上,她希望被车撞。理智告诉她“死是不对的”,但似乎唯有死能逃脱身心饱受摧残的状态。后来她主动走入医院,被诊断为中重度抑郁。

老罗回首那段被鳄鱼咬住情绪的岁月,“那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灰色。所有光明和快乐,就像这个百舸争流的时代一样,飞速向前跑,把我一个人远远甩在后头的黑暗里”。他整夜失眠,无数悲伤往事情被唤醒,“甚至小时候谁白我一眼,我都记起来”。他一个人面壁,不动不语不见人,窗帘被拉得死死的,唯一出门,是待天色已晚,趁人不注意,做到贼似地下楼取报纸。

怎么办?老罗告诉记者,财新传媒编委张进在抑郁症病愈后所著《渡过》一书中,提到了“他渡、自渡、渡人”。他渡,是接受现代医学的拯救;自渡,即心理重建;渡人,帮助病友。老罗觉得,这恰是战胜抑郁的完整一圈。而今的他,走到了“渡人”这环,这让他重新找回了失落的成就感。

“找点正经事情,哪怕有一丁点成就感。”

而老罗,昔日威严的法官,在经历一场“感冒”后,学不会了将“玩世不恭”作为抗体。

该文章转载于https://analyticbet.com/gouwan_manet_tiyu_xiazai/268.html